寒月阁

落地生花,折月探春。

【喻文州生贺】奇迹

“起床了。”

这个声音把醒了很久就是睁不开眼睛的喻文州吓了一个激灵,伸手在床边拿了件毛衣就慢吞吞的坐了起来,揉揉眼睛,窗帘已经被拉开,冬日的暖阳洒在窗前的行李箱上。

上铺传来黄少天咕咕哝哝的声音和木板床嘎吱嘎吱的声响,不久黄少天穿着白色运动袜的脚就踏在了爬梯上。靠在门框上的王杰希转头就走,顺便留下一句:

“你们俩别穿毛衣羽绒服了,家里开着暖气。”

他穿了个白衬衫配夏威夷沙滩裤,脚上踩了一双毛绒绒的老人拖鞋,顺便系了个粉红色小碎花的围裙,过不久楼下就传来锅铲碰撞的声音。

黄少天开始脱睡衣:“队长队长你看这北方人民就是好一年四季屋子里都恒温哪夏天不热冬天不冷的随手穿个花裤衩都可以晃悠队长你说我们以后退役了就在这附近买个房子搬来北京住好不好好不好……”

“少天。”喻文州喊他。

“怎么啦怎么啦队长你也快点起床外面真的挺暖和的要不要我给你拿衣服……”

喻文州指了指他身后。绝不超过十米远的隔壁家阳台上,趴着一只笑眯眯的野生苏沐橙,见黄少天回头看她还挥了挥手。

黄少天嗷的惨叫一声扑过去拉上窗帘,又以一种炮弹般的速度冲进还赖在床上的喻文州温暖的怀抱里:“怎么办怎么办队长我的形象啊苏妹子以后会怎么看我啊我会不会被老叶老苏混合双打到死啊呜呜呜呜……”

喻文州呼噜一把他软乎乎的金发,心想你可作吧,明明昨天就说了隔壁就是叶修家。

喻文州是在过年的前些天接到的父母出国旅游的通知,难为他行李箱整整齐齐的收拾好,连给大姨小姨哥哥姐姐带的礼物都一一清点装箱,这一下简直让他有点懵。他是很有规划的人,虽然没有张新杰那样精准到小时也习惯于踏踏实实按部就班,这一来一下就迷茫了。

训练室里空了一半,这个日子该回家也回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黄少天坐在椅子上绕着训练室转圈圈,吹破了一个又一个泡泡。

“队长?你不是今天下午的飞机?”见他进来,黄少天把椅子转到他面前来。

“退票了,爸妈不在家回去也没意思。”喻文州坐到位子上,顺便把快滑出训练室的黄少天拽回来:“倒是你——今年也不回家吗?”

“不想回去”黄少天叹了口气,“回去也会被骂,家里人拿我当耻辱呢,赚多少钱多出名都没用,我就是个败类……”

于是再度沉默。喻文州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发言权,他的家庭太幸福太和谐太开明,他知道他永远无法理解他。

“要不今年——”我们两个人一起过春节吧。

“我们去北京找老王玩儿吧!”黄少天跳上椅子,眼睛皮卡皮卡的闪,特别激动。

喻文州被他噎住了。

 

拐角的楼梯口飘来一阵浓浓的奶香味儿,是昨天喻文州提名要的热甜牛奶——他从小喝,已经成了习惯。

中式老干部王杰希嗤之以鼻,转身推开卧室窗子和同样养着两个南方人的叶修面对面交流。叶修说你就随了他俩吧,昨天煮了锅淡豆浆差点没把沐橙喝吐,还是我眼疾手快撒了把白糖她才没告状。

王杰希不怕他俩生气,但今天他不想让他俩生气。

早餐挺丰盛。从来淡豆浆白粥榨菜的老干部王杰希为了养活这俩南方人尝试做了几道网红早餐,卖相出乎意料的好,吃的黄少天吧唧吧唧嘴,扯了把餐巾纸对王杰希说:“老王要不以后你养我和队长吧钱我们俩出!”

“一顿五百万。”王杰希盛了碗黑米红豆粥推到喻文州跟前。

“王队……?”喻文州喝了一小口,温度甜度恰到好处,好吃的让他几乎怀疑王杰希暗恋他。

王杰希又夹了个鸡胸肉三明治给他,面不改色的啃包子。

黄少天的果肉椰子汁卡住了。

王杰希并不抗拒这俩玩意来找他闹,毕竟也算欢喜冤家的关系,大过年的一起热热闹闹没什么不好。

然鹅王杰希不会说最主要的原因是联机打游戏打牌打嘴炮他都斗不过隔壁有两个和他默契的不需要眼神的搭档的叶修。

但这也不代表着他会给他俩盛菜。普遍情况下。

王杰希看了一眼啃三明治的喻文州,嘬了一小口粥,把面前的奶黄包推给了坐在对面的黄少天。

黄少天的果肉卡在了喉咙里。

就这样在诡异的气氛中结束了一顿早饭,喻文州和黄少天自动自觉的站起来收拾桌子,王杰希提醒了一句有洗碗机就坐回位子上看电视。

喻文州的手机一直在响。蓝雨官博发起的生贺活动早已转发过十万,各种各样的生贺微博层出不穷。那里面有各大战队的,有张新杰的有肖时钦的有韩文清的有叶修的有苏沐秋的有苏沐橙的有各式各样人等的。

没有王杰希,也没有黄少天。

那之后三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王杰希嗑着瓜子看晨间主妇剧,黄少天上线养青蛙,喻文州在软乎乎的沙发上抬头望天。

从蓝雨上一次夺冠开始已经过了五年。这五年来他做过很多努力,蓝雨始终就是那个样子,一次次折戟于冠军之前。

他在黄少天脸上看到过不甘和痛苦,他知道他的利刃不会怪他不会说他哪里做的不好,可是他就是觉得如果他没有这个缺点,他的蓝雨是不是会变得更好,他的搭档是不是就能展现出更多的闪光点,他的队员的表现是不是就会更加优秀,他的粉丝是不是就不用承受那么多嘲笑,更加为他骄傲。

他知道自己所做到的这些在叶修口中都能被称为极致,可他就是想做的更好一点。

门铃响了。

喻文州本来还在发呆,突然觉得身上一痛,感觉怀里多了个软绵绵香喷喷的东西。仔细一看是黄少天把头埋在他怀里,而门口站着苏沐橙在笑吟吟的跟王杰希说着什么。

“苏队给我们送了点蛋糕,说是苏前辈昨天知道你们要来特地做好的——黄少天你怎么了?”

“没什么,恐女症而已。”黄少天把自己从喻文州怀里拔出来乖巧的坐回去:“哇老苏这——么好啊还给我们做个蛋糕送过来要不我们现在拆了吃?”

“说是让晚上吃,有惊喜。”王杰希把蛋糕放进厨房的冰箱,靠在门框上思考了一会,“家里好像没菜了……要不中午随便下碗面晚上咱们出去吃涮锅?”

“好好好特别特别好没问题!队长队长你怎么看!”黄少天特别激动。

“我没问题。”喻文州说。

王杰希又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继续发呆。他想到世邀赛之后他被外国媒体称为“创造奇迹的指挥者”,成功成为了继周泽楷之后第二个拥有全球个人站的选手。黄少天开心到飞舞,在各种职业选手交流群里疯狂刷屏吹队长,把叶修都烦到没脾气。

可是他总是不开心。夺冠那天晚上他坐在酒店的花园里看星星,苏沐秋坐在他旁边,问他今天你为什么不笑呢。

苏前辈我不明白,他说,明明我做的不是很好,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我是在创造奇迹呢——我觉得我什么都没做到。

你问过黄少天了吗?他觉得你做的怎么样?

他说我特别优秀,可是我不敢相信。

我也觉得你特别优秀啊,苏沐秋说,最开始我也很不赞同你做我们的队长,我觉得王杰希又冷静有稳重得的冠军还比你多,他明明就比你好太多。

说到这里他自己都笑了。他说你知道嘛,嘉世的那些队员最开始也不愿意让老叶当队长,觉得那家伙那么凶那么欠扁他们都不想听他的,还朝我抱怨说让我当队长多好啊。我就问他们,来来抬头看看我这张脸,再听听我平时说话的语气,我是当队长的人吗?我显然不是啊。

其实对于你也是一样,老叶最开始看着你作为一个后辈或一个平辈来管这些平时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大神们管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也糟心,他也想插手,后来他觉得他当时没提出换队长的建议,现在他就要相信你。

现在他说,你没让他失望。你觉得你做到的那些事普普通通,是你习惯了在逆境中创造奇迹。

你要相信你真的是个奇迹。

 

“啊……撑死了。”黄少天率先推开家门,“老王你怎么那么能吃……”

“方士谦能吃。”王杰希甩锅,“我陪他吃的多了胃就大了。”他走到冰箱前面,“蛋糕还要吗?”

“要要要!”黄少天死而复生。

打开盒子的时候三个人都蒙了。两层的大蛋糕抹的全是淡蓝色的奶油,还用翻糖做了个正在喷水的笑眯眯的蓝色鲸鱼放在顶上,“生日快乐”几个巧克力大字做的歪歪扭扭。

“这真是……”黄少天笑着感叹几声,说不出话来。

王杰希看了一眼那个蓝色鲸鱼,回想起自己刻坏的好几个残次品,说不出话来。

喻文州看着巧克力大字旁边那个翻糖蓝雨队徽,也说不出话来。

“刚刚公关部还跟我说呢,队长的生贺活动如火如荼队长本人怎么都没什么表示,要不咱们现在拍个照片repo一下?”黄少天举着自拍杆兴致勃勃,“来来队长站中间——老王你躲什么啊过来过来,一起拍啊有什么不好的。”

“你们俩也不怕被毒唯粉喷死……”

“喷有什么关系啊本剑圣心脏多么强大……队长我用你微博发哦,你想说什么不?”

喻文州低头沉思一会儿:“就配个‘奇迹’好了。”

“哇哇什么意思啊……”

 

 

END

 

 

“喻队喻队不好了啊!黄少订了个超大的索克萨尔等身手办都放不下了啊!”

“怎么会呢,后勤部空位不是挺多?”

“肖队搞了个姜饼房……不对是姜饼别墅送过来,特别占位置啊!”

【黑遍全联盟】时尚芭莎

微博又炸了。

 

起因是微草官博放出的几张街拍照,拍的是北京冬日阴暗沉郁天空下的王杰希,黑色系禁欲风的打扮衬托出完美的侧脸,风衣衣角在寒风中飞扬。

 

粉丝狂喜乱舞不能自已,一堆王杰希的老婆粉女儿粉开心的像上了天,嗷嗷的忙着存图舔屏;另一些粉丝还在疑惑,向来高冷的微草官博平时互动都不带的,王杰希本人更是半年一年除一次草的典型,今儿个是转性了怎么着?

 

过不久广大人民群众的特别关心提示音再一次响起,微草官博在深海里朝天开炮,什么也没说的转发了上一条微博,然后艾特了蓝雨官博。

 

艾特了蓝雨官博。

 

“这是战争的信号!”各地区微草粉群瞬间爆炸。

 

“你药队长是没喝到冰阔落疯掉了?”蓝雨粉一脸懵逼。

 

“打得好啊!继续啊!再来啊!”别家战队看戏三连。

 

其实这事情,说复杂也没那么复杂,只不过是王杰希在朋友圈晒了几件burberry的风衣,最经典的款式和配色,剪裁也特别合王杰希的气质。本来挺美件事儿,被黄少天看也不看的习惯性插刀,就搞得王杰希不开心了,毕竟刘(da)小(er)别(zi)送的东西,你黄少天来bb个什么?!

 

联合微草公关部,紧急赶拍,猛下战书。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王杰希可明白黄少天绝不敢接这个梗。黄少天不甚在意打扮,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买了十年的无印良品,换季买衣服往实体店一扎出来大包小包走了完事。然而他从来是一股清流,穿的是简单的衬衫长裤,却总是整整齐齐,不算一丝不苟却让人觉得十分舒心,典型的清澈干净的小哥哥,笑的时候温暖和煦,两颗小小的虎牙又可爱,不知道揽了多少喜欢他的姑娘。后来去染了个头发,不算张扬的柔和的金色配上逐渐占据主位的蓝色调,少年气收了一点,却更让人着迷。

 

女粉丝们评价:“就像高中时候早上上学的那条路,七点的阳光下有个学长骑着自行车在吹泡泡。”

 

喻文州和他反差挺大。

 

他家境优渥,从小受到的是最好的教育,钢琴小提琴书法美术一样没落下,家教又好的不行,所以喻文州笑起来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都很矜贵,一度成为蓝雨粉丝用来吹逼撕逼的最好神器。

 

他是从小金银堆里长大的,burberry,prada,Gucci,Versace,CK什么一样都没落下。然而别人身上穿金戴银出来的土气在他这里一点都看不到,独到的审美和搭配总让他显得与众不同。他总喜欢穿深色的衣服把自己掩盖在人群里,可是他身上总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他总为人所瞩目为人所惊叹,仿佛冬天的雪,纵使云开见日,也依旧留着一丝冷香经久不散。

 

苏沐秋是和他直接站在对立面的另一种典型。

 

苏沐橙长得像砂糖一样甜美,苏沐秋作为亲哥哥也有一张甜系男孩的面孔。偏偏兄妹俩都是娃娃脸,苏沐橙像个刚刚升学的女高中生,苏沐秋就像她同桌的双胞胎哥哥,白嫩水灵的,(直接导致叶修被认为是这俩小朋友的叔叔)穿衣风格也都往年轻的方向走。苏沐秋喜欢潮牌,Supreme的衣服一抓一大把,还偏偏都是鲜亮的颜色,淡粉,荧光绿,柠檬黄,正红,拼色,五颜六色花里胡哨应有尽有,常常让叶修觉得他是身上穿了个调色盘。奈何人家白白嫩嫩一张娃娃脸,湿漉漉一双小鹿眼,穿什么都可爱,左看右看都可爱,还能吸引一群迷妹疯狂为他打CALL喊可爱。叶修没办法,叶修拦不住他释放荷尔蒙,只好听之任之,不管不顾。

修修心里苦,你们懂什么

 

作为联盟两大帅哥的另一位,周泽楷也成天释放荷尔蒙,不过他不跟苏沐秋似的是主动技能,他是被动天赋技能,因而人送外号——“行走的*药”。

 

小周委屈巴巴。

 

他只是喜欢摇滚风和皮裤而已,他只是不想剪头发而已,他只是天生的凤眼所以看起来比较酷而已啊——

 

“不用解释的队长,”孙翔拍他肩膀,一脸诚恳,“你就是长得帅而已。”

 

周泽楷和孙翔作为轮回的两大门面担当走的是差不多的风格,皮夹克,风衣,皮裤,Choker,狗牌和半指手套是标准搭配,帅到炸裂屏幕的写真和街拍是日常,冷色系的摇滚型男似乎已经成了这两位的代名词。而轮回的造型师总喜欢利用紧身衣来突出他俩的身材优势,冷酷中又透出极具诱惑力的性感,屏幕前的小姑娘们总是脸红心跳,对着两位帅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然而轮回的战队私服海报总是很诡异。

 

轮回男神教之名浑然天成,从方明华这位用自己温柔深情偶像剧男二号的脸骗到老婆的神奇奶妈开始,轮回就在耽误小姑娘的康庄大道上撒丫子狂奔然后一去不复返:从周泽楷神颜逆天挑战苏沐秋荣耀男神王座,到江波涛儒雅腹黑温柔撩懵一大帮子小姑娘,再到好不容易在越云出道的孙翔引领了一波新的追星潮流,轮回黑喜极而泣,想不到人家转头投奔轮回去了,把人家气的直哭——好像从第五赛季开始,轮回战队就一直是荣耀圈潮流风向标。

 

然而轮回各位的单人照还好,队服战队海报也还好,然而私服……就总透着那么一丝丝诡异。

 

长腿酷帅型男天团轮回,唯一海拔略低的就是江波涛和杜明。然而杜明潮流嘻哈男孩,鸭舌帽一带看不出一点违和感。只有江波涛……

 

“咱们副队不换身衣服都对不起观众啊!”某轮回铁粉说。

 

在周围摇滚嘻哈偶像剧风的各位队员的衬托下,一身水墨江山中国风的江波涛虽然表情确实那么温柔,那么岁月静好那么公子世无双,就是看着无比的违和,而且令人抓狂。

 

“杀张新杰神器。”叶修言简意赅。

 

“那你觉得这些男神里谁最帅呢?”记者问评委楚云秀。

 

“韩文清。”楚女王一锤定音。

 

END

 

 

 

没了。

真的。

哦,

没有老叶啊。

呵呵。

老叶有穿衣风格那种玩意吗。

【轮回粮食向】关于副队长江波涛虐待队员的声明

大事不妙。江波涛心里想着。

  他抬头看看身边的周泽楷,休息时间,枪王抱着手机缩在休息室的沙发椅上看番剧,手边放了份刚叫回来的鸡排,怀里抱了瓶玻璃瓶装的酸奶,大爷似的翘着脚,不看那张脸简直是宅男糜烂生活的典型。

  而跨越休息室的另一头,孙翔打着游戏,袋子里的烤串还散发着孜然和酱料的烟火香气。

  现在是上午十点半,距轮回战队标准开饭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这还吃个头?!江波涛很想掀桌。这么看他才是轮回的异类,就凭他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而不是像吕泊远一样盖个毛毯把自己缩成个球,就凭他在满屋子的地摊味中风雨不动安如山,不吃不喝不动,最好的诠释了那句“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江波涛很想向他们开炮,不对,甩剑。食堂亏待你们了吗,老板剥削你们了吗,我叫你们不准吃饭留下来加训了吗,为什么一个个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

  江波涛表情扭曲。

  江波涛面目狰狞。

  江波涛很生气。

  右手边凌空横飞来一个纸袋,周泽楷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一脸无辜,袋子里还散发出烤鸡的油烟味儿。

  “你吃。”周男神说。

  不,小周,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江波涛拿着周泽楷的爱心关怀烤鸡,听着孙翔那儿传来的超级玛丽音效,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中午有红烧肉啊,有云吞面啊,有水煮鱼有酱猪蹄有油焖大虾有手抓羊排有黄焖鸡有口水鸡有烧鹅有香酥小排——

  江波涛觉得自己看到了轮回无限昏暗的未来。

  

 

  周泽楷今天清醒的蛮早。

  轮回有晨跑锻炼的习惯,八点开始的训练六点二十就要起床,最开始让周泽楷这个赖床星人非常不适应,或者说全轮回除了发起人孙翔没一个乐意,但几个月下来见效确实明显,也就渐渐乐意主动进行这项活动,周泽楷在短暂的不适应后也开始习惯,每天点一到就自动爬起来,一度把方明华感动的热泪盈眶。

  当他收拾好推开房门准备下楼集合的时候,发现往常都和他一起打开房门一起下楼的的住他对面的江波涛房门大开,床铺整整齐齐,空无一人。

  诶?

  “队长?早啊。”住他隔壁的杜明也恰巧出来,打了个招呼就往电梯间走,走了几步回头招呼他一声,“走吧队长,咱们锻炼体质天天向上去。”

  周泽楷乖巧跟上,走之前又往江波涛的屋子里望了一眼。

  然鹅二楼的健身房里没有江波涛的身影。

孙翔义愤填膺开始叨叨:“副队这人怎么这样啊三天两头的锻炼是要追求持续效果的你看他今天不来说不定明天也犯懒唔唔唔唔唔——”

“翔翔,”吴启松开了捂着他嘴的手,“小心那杠铃砸你脸上。”

“砸不到的。”周陛下金口玉言。

“说不定咱们翔翔一激动手一滑就把自己高鼻梁砸扁了呢——诶远远,别转头,小心脖子扭着。”

“启儿?启启?别给那坐着偷懒来来过来过来……”

一切如此祥和。

周泽楷心中总有不祥的预感。

 

 

“诶太后早上是不是有蟹粉小笼啊,我还没吃过呢。”

“翔翔你来这里这么久了没吃过?远远启儿小明你们是怎么对翔翔的怎么都不带他?”

“冤枉啊太后!翔翔跟我们出去就是吃烧烤串串冰激凌!带他吃上海小吃他都不要啊!”

“真不健康啊翔哥……”

食堂在五楼,装修特别的好,饭菜味道也不错,虽然比不上蓝雨食堂那种惊为天人的美味与多样,倒也是色香味俱全营养丰富。

队友们还在兴奋的讨论今早的食堂菜单,周泽楷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

后来他觉得,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心灵感应吧。

 

 

孙翔宛如那个拿着急支糖浆的少女一样撒腿跑到窗口:“蟹粉小笼!加一碗紫菜馄饨!”

食堂阿姨淡定摇头。

“那一碗云吞面!”非常饿的孙翔完全没有意识到不对。

食堂阿姨继续摇头。

“煎饺?丸子汤?锅贴?啊怎么什么都没有?”

“有的有的。”莫名消失的江波涛忽然出现在他旁边,拿着一小瓶罐装酸奶往他手里塞,顺手又给他塞了个苹果。

周泽楷内心的不安达到了巅峰。

“副队你怎么……诶副队你推我干什么?我不吃这个我要吃小笼包……”

“别吃了,没有的,以后都没有了——愣着干什么呢小伙子们,早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去吧。”

“小江你说的早餐……”方明华颤颤巍巍的抬起手,“难道指的是那边的酸奶,果蔬汁和水果?”

“对的方哥,没错的方哥,这还是嫂子教我的减肥标配食谱呢。”

“我觉得我不需要减肥!”

“小明你175的个子78KG的体重确定不要减肥?”

“我觉得我很健康!”

“翔翔你再吃就要破90了。”

“我的体重很标准啊为什么……”

“远远捏捏你手臂上腰上肚子上的赘肉再和我说话。”

“我……算了我吃,我吃还不行吗,副队我求你别笑了,瘆得慌。”

周泽楷终于明白了他的不安,到底来源于什么。

大概是来源于被江波涛强塞的那杯难喝的要死的青瓜汁。

 

休息时间。

孙翔企图从茶水间偷渡唐柔寄给他的水信玄饼,未果,被强势拦截;

杜明企图从茶水间偷渡昨天刚到的白巧克力蔓越莓饼干,未果,被强势拦截;

吴启企图从茶水间偷渡李迅送他的麻辣鸡,未果,被强势拦截;

方明华企图从茶水间偷渡方士谦给治疗们的牛奶蛋糕,未果,被强势拦截;

吕泊远企图从茶水间偷渡姐姐寄来的芒果布丁,未果,被强势拦截;

周泽楷企图从茶水间偷渡苏沐秋送的生日礼物歌帝梵,未果,被强势拦截。

轮回休息室的上空弥漫着一股愁云惨淡的气息。

江波涛在周边哀怨的眼光里安然自若,戴上耳机追起了剧。

手腕上挂着茶水间的钥匙。

杜明强行安慰自己:“没关系,周三的食堂有干锅土豆干锅肥肠和牛肉丸汤,忍一忍到中午吃饭就好……”

吕泊远一脸愁苦:“我觉得江副不会给我们留活路的……”

周泽楷,无心追番,想到未来不能吃肉不能吃巧克力的岁月,想到还剩下七盒的歌帝梵,想到还在路上的喻文州送他的白巧克力,感觉生活一片灰暗。

也感受到了内心不安的躁动,他觉得有大事要发生。

 

 

中午的轮回食堂,本该热气腾腾,(专为孙翔准备的)麻辣鲜香的气息和酱料冰糖厚重黏腻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对于安抚队员们一上午训练的疲劳有极好的作用。

然而轮回大神棍远远大师一语成谶。

“这什么?沙拉?连沙拉酱都没有?连块鱼肉都没有?油醋汁?副队你这是要亡我——”

“别吵了小明有配菜de……这是什么。水煮鱼吗。白水煮鱼吗。”

“阿姨有没有橙汁啊,鲜榨的不加糖的也行。柠檬水?算了我不要了。”

“阿姨,这个白煮鸡胸肉能加点料煎一下吗……”

“米饭……”

“放弃吧小周,怎么会让你吃含糖那么高的东西……可是我也想吃饭……”

江波涛剥开一个水煮蛋,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一个月后,全明星周末。

苏沐橙过来跟轮回的各位打了个招呼:“我看你们上次拍的那个写真,你们身材不错啊!可比叶修好多了!我哥都比不上呢!”说着被各位帅哥吓了一跳:“怎么啦发生什么了?怎么都这副表情?”

“没事的苏前辈,”江波涛说,“大家觉得能拍的好这个写真集很开心。”

 

 

 

END

 

“苏沐秋你干什么给人家小周寄了十盒巧克力过去?”

“生日礼物啊,你放心他一个月就吃得完。”